当前位置:

首页 > 校友风采

分享到:
 0
厦门大学EMBA河南教学中心
厦门大学EMBA河南教学中心
学院首页College Home
项目介绍Project introduction
课程师资Teachers
EMBA商旅EMBA business travel
经典课程The classic course
精英校友Elite alumni
试听申请Audition for
招生动态Enrollment dynamic
报名咨询
厦门大学EMBA河南教学中心
咨询电话:0371-53755035
E-mail:fk@xduedu-hn.com
网址:www.xmuemba-hn.cn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西三环电厂南路
大学科技园18号楼D座4层
邮编:450007
厦门大学EMBA招生动态
校友风采Alumni 发布日期: 2014-08-09 14:57:47   浏览次数:

厦大EMBA队七侠出战撒哈拉极地长征赛

2014撒哈拉极地长征赛在约旦佩特拉古城落幕,来自41个国家的191名狂热挑战者在约旦的沙漠戈壁滩无人区,7天内徒步完成了250公里魔鬼赛程。

来自中国厦门大学、被称为“厦大七侠”的7位EMBA(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)校友顺利完赛。其中,由詹有义、陈建青、余观帝、陈玉增、汪忠文五人组成的竞赛队出人意料地拿到了团体赛冠军,而胡筱燕、厉刚组成的体验队也有出色表现。学霸缔造的“学而优则体”的逆流现象再次冲击着传统观念与思维。

【约旦玫瑰沙漠简介】

坐落在约旦南部的瓦迪拉姆有个好听的名字—玫瑰沙漠,因为沙漠在日光下呈现出的玫瑰红色而得名。

佩特拉距约旦首都安曼约260公里,这座古城建立于阿拉伯沙漠的边缘,是Nabataean王国亚里达王四世时期的首都(公元前9世纪到公元40世纪),隐没于死海和阿克巴湾之间的山峡中。它是约旦南部沙漠中的神秘古城之一,也是约旦最负盛名的古迹区之一,在日出和晚霞时间,整座古城就会变成玫瑰色,所以佩特拉又称“玫瑰之城”。

厦门大学EMBA撒哈拉极地长征撒

“死亡马拉松”也三高

当马拉松赛事在世界范围内风起云涌之时,有人不再满足于42.195公里的城市赛道,他们要挑战极限,超过10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应运而生,而美国人玛丽·K创立了更疯狂的赛事—极地长征(Racing The Planet)。该项赛事包括固定的4大极地系列,即中国的戈壁沙漠、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、埃及的撒哈拉沙漠以及南极,另外还有每年更新一次的第五大赛事。

厦大EMBA队参加的就是撒哈拉极地长征赛。不过,由于埃及政局不稳,主办方决定易地在约旦玫瑰沙漠办赛。极地长征是独特而艰巨的赛跑比赛,赛事鼓励参赛者肩负慈善使命,为宣传一些公益项目和理念而奔跑。

厦门大学EMBA撒哈拉极地长征撒

来自广州的余观帝和其他4名 队友一起参加了撒哈拉极地长征赛团体赛的争夺,最终成功加冕。已经回到广州的余观帝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时表示,在这一周内,主办方每天只给参赛选手 提供饮用水和露营帐篷,食品、睡袋、救生装备等都要选手自行负重,然后徒步穿越沙漠沟壑、山地丘陵、戈壁荒滩、高山峻岭和沙山草地。

强制规定装备:

救生袋、急救医疗包、指南针、救生口哨、救生小镜子、头灯、闪灯等。

随身携带食品:

压缩饼干 2块/天、能量棒 3根/天、能量胶 1支/天、米饭 2包/天、紫菜、榨菜。

这次比赛从瓦迪拉姆出发,至佩特拉古城结束,全程徒步250公里。其中,第1天39.6公里,第2天39.5公里,第3天39.7公里,第4天39.3公里,第5天~第6天连跑86.7公里,第7天5.6公里(闭幕式)并不计入总成绩。

虽然这项赛事是对全球开放的,但并非所有人都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,因为仅报名费就高达3600美元(约合2.2万元人民币),其中还包括“尸体遣送费”;另外,加上装备、差旅费等,一个人至少花费要4万元。高消费、高风险、高刺激,让这项比赛有了另一个名号—“死亡马拉松”。

但是,即便明知道这是一项高危极限运动,今年还是有来自41个国家和地区的191名选手报名参赛,其中不乏知名艺人、夫妻,还有企业老板、商业大亨……共有30多位华裔选手,其中中国选手14人。

和其他运动队不同,厦大EMBA的7位学霸年龄最小的37岁,最大的48岁,全部是高知、高职、高薪的企业掌门人,而且无人有专业体育训练背景,都是最近才开始涉足马拉松的,但大家有着共同的爱好—马拉松、户外活动、徒步。

厦门大学EMBA撒哈拉极地长征撒

余观帝已连续两年参加厦门马拉松,第一次用时4小时07分,今年提升至3小时25分。对业余选手来说,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。他还带动了十多个人爱上跑步。

队长詹有义跑马拉松有3年时间,阅历和经验最丰富。“之前我们就听说过这项比赛,大家都有浓厚的兴趣,去年很快就敲定了队员,之后便开始报名、备战,”余观帝说,一群马拉松爱好者决定疯狂一下,但并没有刻意强调参赛目标,“更没想过要拿冠军。”

事实上,很多欧美选手都是孤身参赛,更喜欢体验个人在无人区的野外生存感受及挑战个人极限。根据规则,3人以上才能组队参加团体赛,每次打点计时,团队成员必须在25米以内,以最后一名选手抵达的时间计入总成绩。因此,参加团体赛的门槛高、完赛难度大,也令厦大EMBA队获得了脱颖而出的机会。“这项赛事的规则也有宽松的地方,比如参加团体赛的选手随时可以宣布脱团,转而参加个人赛。”余观帝介绍说,这样可以提高完赛率,丰富比赛选择。

意外崴脚处境艰难

调整口号不离不弃

广州飞多哈9小时,转飞安曼3小时,坐车4小时抵达终点佩特拉,再乘车4小时抵达起点瓦迪拉姆,20个小时的旅途劳顿预示着比赛将充满艰辛。

组委会安排的车辆将选手运送到出发地,接下来他们7天6夜的衣食住行就靠肩头背包内的10公斤物品了。“赛前,我们制订了‘顺利完赛,安全回家’的目标,”队长詹有义说。

首日比赛39.6公里,在沙漠里什么样的天气都不算糟糕,但一场冷雨过后,气温骤降,晚上只有5℃~6℃。“我们每天早上8时出发,下午1时就可以抵达赛段终点营地。”余观帝说。

组委会从全球征集了20个志愿者,负责沿途的医疗、组织、竞赛、服务和巡察,其中有3人专门负责安插旗子路标。“每100米就有一面旗子,10公里一个补水、计时打卡点,这样可以确保比赛的安全和公正,”余观帝说,“他们会把旗子插在野骆驼的骸骨上,尸骨尚未化尽,有些腥臭,跨过旗子继续下面的征程,给了大家无限的思考空间。”

比赛第3天,队员陈玉增出现中暑症状,在穿越乱石戈壁时崴了脚,踝关节肿得像一个大馒头。此时,队伍不得不面临抉择,是让他放弃比赛,或有人陪伴他,其他3人先行完赛。“这时,我们调整了口号,改为‘不抛弃、不放弃’,5人团队要坚持到底。”如果申请医疗救治,就意味着伤员将被强制退赛。因为前4天,厦大EMBA队在团体组处于领先,因此他们决定保持团队完整。

谈起这次参赛经历,余观帝说,在和老外的交流和观察过程中,深刻地感受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,“为 了减轻负重,我们放弃了拐杖。事实上,到了后半段,体能透支、腿脚沉重,拐杖还是很有用的;欧美选手随身携带了咖啡,每天到了赛段终点可以享受午后的温 馨,我们只是带了些紫菜,少了点惬意和浪漫;一路上只顾埋头赶路,忘记欣赏身旁的风景,下一次一定要好好享受大漠的另类美景。”

厦门大学EMBA课程试听
相关文章
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验证码:           登录 注册
报名表下载 在线报名 招生简章EMBA视频 新浪微博 微信